中新網5月29日電 臺灣《旺報》29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,作者在文中回憶了幾位大陸朋友,稱從中意識到自己潛藏的高傲自滿,也感受到大陸朋友的溫暖。她說,“希望之後不久,可以看見更多臺灣人的心,被這樣溫暖的話語給捂暖。然後,我們也用自己的方式,將大陸人的心給捂暖。”
  文章摘編如下:
  這幾年來,我對於大陸的感覺一直在變化。而對於大陸這塊土地上所居住的人,更是有了之前無法比擬的認識。越認識,就越感到疑惑:以前我們所堅持的想法,到底是因為言之有理,還是單純只是歷史影響下的憂憤產物?
  今年初春,新學期的開始,我選修了一堂體育課,在課堂上認識了一位交換學生。剛看到她時,並不覺得她有什麼非比尋常的氣質,就像路上時常擦肩而過的每一位同學。直到我習慣性地道早安,聽到她的口音,才發覺站在我面前的這位,開朗又笑得甜美的女同學,是來自對岸。當下我心中升起一股想深刻瞭解她的念頭,於是我又再多問了幾句,就這樣一來一往,我們之間親近了許多。
  每周上課後,我們會一起走一小段路再道別,多了許多時間可以聊天。她是一個直接又願意傾訴心情的女生。言語之中,我體會得到她對於這個世界的觀點,以及她為自身所做的努力。我們也談到了許多兩岸人民對彼此的看法,而她總是心平氣和地面對一切對大陸以偏概全的批評,並誠懇殷切地告訴我臺灣的許多優點。
  站在她面前,我突然感覺十分羞愧:有許多大陸學生因為不瞭解我們這塊地方,來這裡體驗生活,而臺灣有多少人不瞭解大陸,願意踏出一步去真正認識那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?
  去年夏天,我參加了兩岸交流營隊,在此之前,我從未有機會與大陸學生親近相處。一位文靜又不失大方的女學生與我共桌吃飯。我們不知不覺談到了大陸與臺灣,之間有了點小爭論,然後她談到了現代中國的青年,有一句話我忘不了:“我們是有思想,有靈魂的。”當下我腦中一片空白,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思考模式中潛藏的高傲自滿。
  不可否認的是,當時我對大陸有著偏執的理解,而這樣的複雜情感,源於我們彼此相聯繫的歷史。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,我居然沒發現之中的盲點,就這樣無意識地讓自己被歷史捆綁住了。我們曾經是密不可分的一群,現在卻因為早已無法改變的過去,而在大陸人身上附加一種感情的枷鎖。我們鎖住公平的心,在思想上,總是沒有給予他們平反的機會。
  這學期的課程結束後,那位交換學生也要離開了。她告訴我,等我之後有機會去廣州,千萬別忘了通知她。她也向我要了家中的住址,說是等回到大陸,再寄明信片給我。這些話聽得我心中一股暖意升起。我想,人跟人之間的友情,本來就可以純粹至此,何必再多出無謂的界限和隔閡?臺灣和大陸,真的有如此陌生?距離有如此遙遠嗎?
  人生就是一階段一階段的,再多再長的情緒,終會隨階段變化而逝去。拋開前一階段的情緒,仔細體會當前階段的感受。你會明白,前一階段的疑惑,後一階段便會找到答案。也許,我們需要的不只是找到答案,還有給予自己一個進入下一階段的機會。
  這幾年,我從許多認識的大陸學生身上,隱約地發現了一點答案。但這個答案,不能夠只屬於我,希望之後不久,可以看見更多臺灣人的心,被這樣溫暖的話語給捂暖。然後,我們也用自己的方式,將大陸人的心給捂暖。(陳昱君/桃園市)  (原標題:臺灣人看大陸:從交流中發現自己潛藏的高傲)
創作者介紹

徐子珊

qpwlnqwiv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